关于 私信 提问 归档 RSS 搜索

悲剧与死亡美学

查看更多 查看更多

【般川】妒火R18

*般若x荒川之主

*OOC!OOC!OOC!

*病娇般若,情绪不稳定

*一点点的双荒涉及

*车技感人,腿肉难吃,自我满足产物

链接:

https://m.weibo.cn/5924144835/4146622495888724

【All川】一个无聊的脑洞而已


*all荒川:茨川、狗子川、双荒、目荒、般川。

荒川:家族的老大。虽然还算年轻但已经被人叫成叔叔了。家业繁忙,没空也没兴趣谈恋爱,但有个没人知道哪来的女儿金鱼姬。最近烦恼着 自己究竟为啥会吸引一群狼…… (因为小叔叔你是人形自走的荷尔蒙啊请你自重!)

茨木:荒川捡回来的忠犬。因为小时候的黑暗生活且没受过正经教育,导致茨木几乎不会说话也没什么常识,只会对荒川一人说一些蹩脚的言语。
对荒川来说,等于养了一只超能干的大型犬,疼爱宠物是必然的。但荒川最近发现,这只小狗狗越来越粘人,还散发出危险的气息,总有些背脊发寒。
曾经擅自帮主人灭了对家,断了一只手,以为能讨到荒川欢喜,却惹怒了荒川,被惩罚了后才学...

【荒川之主】小短篇三则

*非常短
*1是狗子川(大概)
*2是养鱼心路历程
*3是网切x荒川
*不知道在写什么可能非常ooc非常无聊……

1.
荒川之主最不想在斗技场上见到的就是大天狗,特别是那为了给黑晴明告白而打算狩猎他20次的眼神。
这天,又在斗技场遇到了大天狗,荒川心中暗道不妙,一扇子拍到山兔头顶,“快!加速!”
山兔心里委屈,我跑还不行,用得着这么紧张打人么。山兔卵足劲,一路狂奔,终究是赢过了对面镰鼬,舒了口气,这下你满意了吧?
荒川抬扇掩笑,想逮他可不容易,他可是荒川之主啊。手一抬,送他一发吞噬。
虽然只暴击了一下,但大天狗血皮薄大概是不怕的。
嗯?仔细一看那天狗居然还剩一丝血皮,荒川想,无妨,刚刚山兔拉了条还有其他人可以补...

【おそチョロ】一个微不足道的秘密

*速度松おそチョロ

*有捏造高中时期


时钟一分分地走过,当秒针终于走完最后一圈,指针指向晚上七点。沉闷的气氛笼罩在松野家的餐桌前,腾腾地热气从刚炸好不久的炸鸡块中飘散在这死僵的空气中,加重了这令人不悦的气氛。

松野家的五个人围在这餐桌前,沉默不语。

“呐?轻松哥哥……”再也无法忍受的末子椴松率先发话,为了不惹烦躁的轻松生气,他试图地询问,“还不能吃?大家都饿了啊。”

“小松哥哥还没回来。”轻松双手抱在胸前,烦闷地回应椴松。

“但是啊——”椴松顿了顿,环顾其他三人,“那是小松哥哥哦?不管他也没关系吧?趁他不在吃掉他的份不才是松野家的常识吗?”

“……”

“肯定是跑到哪里去...

【长兄choro】Blue Margarita

*水陆松、速度松1(?→)3→(←?)2

*戏剧演员kara&调酒师oso x 普通人choro

*非兄弟

*脑洞源于大川端侦探社第七集


*不要太深究提到鸡尾酒,笔者没喝过。

*kara出场低,主要是oso和choro的谈话。

*被屏蔽很绝望。


昏黄的小酒吧里,一个穿戴黑色西装绿色领结的男人坐在吧台。他像往常一样点了一杯蓝色的Margarita,独自品酒。

他喜欢这里。在这里不会有拥挤嘈杂的人群,不会有功成名利和下流的欲望,也不会有人互相打扰窥探人生。只有细细流淌的混合爵士乐,混杂着或低沉或高昂的嗓音。

再抿一口小酒,他沉醉其中...

-

  只为有一天、我能强大到击溃所有的障碍。

  让你理所当然地和我共度余生。

  无所畏惧、闲言细语,不被束缚、世俗规矩。


  不那样的话、最终我们一定会输给周遭的压迫。

  我们会、顺从地结婚生子,离开彼此。

  永远也、做不回自己。

蓝玫瑰与黄玫瑰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蓝玫瑰与黄玫...

冷冬温泉记事。——「青黄」

  温泉。


  给人的感觉特别的温暖,我喜欢泡温泉,但喜欢的事情并不代表总是会去做。

  喜欢的事情,是要和喜欢的人一起去做才会更有意义。

  我想要和你一起去泡温泉。


  ——在冷冬抬头望着无云的天空吐出冷气的时候,我忽然这么想。


  “呐呐,大家一起去泡温泉吧?”

  黄濑兴高采烈地提议,他把其他的五个人全部都约了出来,快餐店里的女生们都不断地往这边望来。他们在一起实在太引人注目了,尤其是黄濑的出现。反正他无论去哪里都是这样,大家早已习惯。

  窗外的车辆川流不息,屋内人声嘈杂,黄濑的声音听起来也有点轻飘飘。

  “忽然叫我们出来就是为了这个吗?”

  “...

Last Friday Night。——青黄同人

  ——Last Friday Night。


  醒来的时候床边睡着一个陌生人,黄濑觉得头特别疼。昨晚——星期五的夜晚,到底去做了什么?

  ——糟糕透了,今天还要上班呢。

  ——昨晚我宿醉了吗?

  黄濑翻开被子看着全身赤裸的自己和身边的陌生男人,满头黑线。他拿起被扔在地毯上的裤子,掏出手机。果然不出所料,十几条短信和未接电话,都是由经纪人雅子小姐打过来的。

  雅子小姐已经提醒了黄濑很多次,今天的会面十分重要不可以迟到,这关系到黄濑模特工作的未来前途。最近正向艺人方面发展中,雅子小姐时常告诫黄濑不要出什么差错。

  黄濑虽然口头总是答应,但是他其实一点也不想要整天忙忙碌碌...

©悲剧与死亡美学 | Powered by LOFTER